创造资讯网

窗外的行道树,关于行道树一般是什么树的介绍

  • 日期:2020-03-25 19:40:16
  • 来源:互联网
  • 编辑:小狐
  • 阅读人数:748

阿 简

可是没过多久,这点好奇心便随着这些树的日渐葳蕤转淡了。日子一天天过去,它们跟我隔着一堵墙静静地生长,其中有几棵,就在我凭窗即望的视野范围内—只要我想,就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地见证、陪伴它们的成长。可是事实上我对它们的了解,却远不及对待远处公园里的植物—卧佛寺的腊梅、玉渊潭的樱,景山的牡丹、北海的荷,以及金秋里粉墨登场的各处菊展…它们在什么时候开花,谁挨在谁后面,甚至于每种花的花期大致有多长,几乎都了然于胸。每一年从初春开始,我都会揣着心里这张时间表,像蜜蜂一样乐此不疲地东奔西走,热热闹闹地去赶这一场又一场的花事,如果因为有什么事错过了一项,常常会一直遗憾、惆怅到下一年的下一场,填上了新一年的新记录,才算完。

只有在四季的花事都已荼蘼、或是天气不好出行不便、而我又恰好百无聊赖的时候,我才会站在窗前看看街景,顺便扫一眼这些因为看似一成不变,早已审美疲劳的行道树。冬天北风呜呜咽咽地哀嚎时,我会六神无主地跑到窗前看看,见它们在风里摇摇摆摆的,很是凄凉孤苦,会想一想究竟是深秋的哪一阵风刮过,树叶一下子脱得这样形销骨立。春天里艳阳高照的时候,也偶尔过来望上几望,却从不知道它的芽是什么时候钻出来,又用了几天长成了像样的叶子。有几回春天里,我曾经红口白牙地对着家人立下计划:要追着这棵树的动态,给它做一次年度成长记录—然而一年又一年过去,这件看上去几乎是唾手可得的事情,至今也没有做成。

那天中午我去阳台,偶一抬头,才发觉它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已经高高地超过我们这一层,树梢已经蹿到楼上了,不免有点惊讶。呆愣愣地看着它屈指一算,原来它和我们一样,来到这里已经整整12年了。湛蓝如洗的碧空下,满窗的树叶像一座微缩的山峦,层层叠叠的绿在阳光下深深浅浅地错落排布着,顶上的一层微微发亮;树的线条和形态很美,由近向远一路看过去,像售楼书上精美的效果图。微风动处,圆润丰盈的树冠枝叶婆娑,又比任何美图上的绿树都妩媚鲜活。我一下对它动了心似的,看着欢喜起来,有点着急眼镜的度数配得太浅了,因为叶形看不分明,搞不清它是国槐还是白蜡。

我打开纱窗,用晾衣杆钩过一根树梢摘了叶子仔细看,才发现其实是洋槐。我忽然想起暮春或是初夏的时候,楼下曾有过阵阵的清香,树下也曾落下过一层层枯萎、淡黄的花瓣—我明明是曾经知道它的,可是却忘了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时候

时候,指季节;节候;事情、过程或情况经过的时间。语出明宋濂《禄命辨》:“吾闻黄帝探五行之精……所以定岁月,推时候,以示民用也。”

春天里

春天里,本名李春天,女,河南周口商水县电视台女主播。河南周口商水县原县委书记张某被双规后,当地盛传他被查出“光盘门”,县电视台女主播“春天里”是女主角之一。“春天里”给周口市纪委写信,要求出面调查她与张某的关系,确认清白后给盖上“清白戳”,被纪委回绝。

网友评论

提交评论

网站申明: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,与文章无关。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