创造资讯网

武汉印记

  • 日期:2020-08-01 16:32:30
  • 来源:互联网
  • 编辑:小美
  • 阅读人数:326

记2017年3月游武汉。

说起这次旅行,不能不说到串串。是的,一顿串串促成了我“负重”的武汉行。的确,二茜和三毛是我见过的最能吃的姑娘。给她一个定位,她能带你吃遍整个武汉的大街小巷。

怎么办呢?直到现在提笔,浮现在脑海里的都是她俩无时无刻在吃的景象。武汉大学、东湖、汉江夜景、长江大桥、黄鹤楼、昙华林、楚河汉街......这些可都是美景啊,为什么唯独吃,我要念念不忘。

或许是,每段旅行都有他的与众不同,假如次次都相似,那岂不是很无趣。

有些经历,在漫长的生活着也许只是片段,但是像这样的,你会忘记吗?

武汉印记(图1)

武汉印记(图2)

国立武汉大学樱花大道,乱花渐欲迷人眼…

熙熙攘攘的人群,头顶大片樱花海。

旅人各种姿势摆拍,樱花半开却也十分配合,红的、白的、还有粉白的,俏丽又调皮。

我想,樱花是旅人眼中的风景。

可谁又能说,在樱花眼中,旅人不是呢?

樱花开了,樱花也落了。

花期虽短,可也不能白白被辜负。

武汉印记(图3)

武汉印记(图4)

湖水清清碧树影,这是我见到东湖的第一感觉。

湖面放佛也长着一排排大树,衬的水也有了生命的活力。

当美景被赋予了生命的气息,那她自然是更美的。

这叫做锦上添花。

武汉印记(图5)

这个傻孩子与墙面上的涂鸦怎么这么像呢。

请扔掉你的伞,拿掉你的包,双手举高高,没心没肺的笑。

武汉印记(图6)

任何文字,任何场景都配不上我大哥的气质。

此处省略一万字......

武汉印记(图7)

此刻,世界上没有比下班停止售票,更扎心的事儿了。

你能想象我们坐在黄鹤楼门口,开始疯狂,却没有一张可入眼的照片的情景吗?

所幸,有一个位置,恰好可以拍到黄鹤楼一角,用照片告诉自己,也算是来过。

武汉印记(图8)

武汉印记(图9)

武汉印记(图10)

空盘一角

我想大概我们三是不需要任何约束都会将“空盘行动”进行到底的人。

仅剩的几片菜叶,是我们郑重协商之后特意留下的,毕竟空空如也,不太美观。

后菜未上,前菜已完。

帅哥服务员惊讶于我们惊人速度和巨大容量的同时,不可思议的瞟了我们一眼,这毕竟只是三个弱女子啊…

那个眼神,我至今难忘。

武汉印记(图11)

汉江夜景,静谧而美好。

风是潮的,远处的灯光似星星一样啊。

二十几层的江景房里,有绿色小吊床、水果披萨、炸鸡啤酒,还有三个女神。哦不,是三个女神经洋洋洒洒。

帅气到让我害羞的送餐小哥,我怎么会忘记你呢…

我说,我有故事,你有酒吗?

你说,有酒有肉,只差故事。

但,我的故事太长,咱们下次再讲,可好?

武汉印记(图12)

武汉印记(图13)

然而记忆最深刻的是,吃,无时无刻都在进行。

不饿也想吃,饿了更想吃,洗完澡在吃,睡觉前在吃,第二天早上醒来想到的也是吃。

二茜和三毛,已经吃到我怀疑人生。

四个小时,四顿正餐,我略显痛苦的带着满载的胃负重前行。

武汉印记(图14)

满意的照片总差那么几张。

可口的饭菜总是那么少量。

过往行人匆匆忙忙。

你我嬉笑无常。

经历着,总是平常日子。

过去了,都是流金岁月。

人生乐事,一个背包,三五好友,我带着你,你带着钱,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

世界那么大。我们,应该去看看…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印记

-

樱花

樱花(学名:Cerasusssp):是蔷薇科樱属几种植物的统称,在《中国植物志》新修订的名称中专指东京樱花,亦称日本樱花。樱花品种相当繁多,数目超过三百种以上,其中自然野生种只有10余种,其他的则是通过园艺杂交所衍生得到的品种。樱花原产北半球温带环喜马拉雅山地区,在世界各地都有生长,主要在日本国生长。花每枝3到5朵,成伞状花序,花瓣先端缺刻,花色多为白色、粉红色。花常于3月与叶同放或叶后开花,随季节变化,樱花花色幽香艳丽,常用于园林观赏。樱花可分单瓣和复瓣两类,单瓣类能开花结果,复瓣类多半不结果。据文献资料考证,两千多年前的秦汉时期,樱花已在中国宫苑内栽培。唐朝时樱花已普遍出现在私家庭院。当时万国来朝,日本朝拜者将樱花带回了东瀛,其在日本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。樱花象征热烈、纯洁、高尚。被尊为日本国花。

网友评论

提交评论

网站申明: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,与文章无关。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