创造资讯网

越军未能实现战役企图,解放军炮兵火力太强大,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撤退

  • 日期:2020-06-03 15:56:42
  • 来源:互联网
  • 编辑:小狐
  • 阅读人数:210

1984年7月12日,位于我国云南当面的越军第二军区,在精心筹划、多方准备两个月之后,出动一个加强师规模的兵力,分为四路,对我老山前线8公里正面发动了猛烈进攻,企图首先在那拉地区打开突破口,尔后依托既得阵地,逐点夺取被我收复的老山地区。越军的参战部队包括:141团、149团、174团、266团、876团,以及198特工团和821特工团各一部。结果经过一个白天的鏖战,越军未能实现战役企图,损失高达3000余人。这一战,就是民间俗称的松毛岭战役,是越军十年对华作战中最大的一场败仗。

2012年,一位名叫范曰陶的越南作家(越南烈属,弟弟是876团士兵,在7.12反扑中阵亡)采访了当时的越军前线总指挥黎威密,黎威密在访谈中回忆了关于这场战役的一些情况。现根据黎的讲述内容,结合我军和越军的战史资料,为读者进行介绍。

越军未能实现战役企图,解放军炮兵火力太强大,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撤退(图1)

一、黎威密其人

黎威密于1980年晋升为少将军衔,1984年2月调任第二军区副司令兼参谋长。我军收复老山后的第二天,也就是4月29日,第二军区开设河江前指,由黎威密兼任司令,主管河江的作战事宜,指挥一线部队与我军交战。黎威密与副总参谋长黎玉贤关系密切,但与第二军区司令武立不和。黎威密性格暴躁,身体不好,处理问题果断,好争功诿过,欺上瞒下。如1984年5月2日,我军在清水地区击毁越军3辆坦克歼击车一事,黎隐情不报。当武立获悉这一情况进行查问时,黎大发雷霆,要求各单位追查泄露真情的人员。同年7月12日,越军大规模反扑遭到惨败后,他不顾总部的一再催促,对当时的战况迟迟不予上报,其河江前指司令之职一度由阮友安取代。

越军未能实现战役企图,解放军炮兵火力太强大,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撤退(图2)

二、越军企图以偷袭的手段取胜

黎威密指出,中队兵力雄厚,炮兵火力强大,但是我们也有自己的打法,那就是集中优势兵力,采取秘密贴近的打法,出其不意地接近敌人和发起攻击,争取在中队来不及增援的情况下,迅速夺取作战的胜利。

越军作战指导思想十二条规定,在进攻作战中,要隐蔽、突然,充分发挥近战夜战的特点。“偷袭能够打破对方的兵器和技术优势,从而达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效果”因此,越军在7月12日反扑之前,以营、连为单位,于前一天黄昏之后,利用浓雾、丛林、夜暗的掩护,秘密向我阵地前沿运动,在运动中完成战斗队形的调整;接近我前沿后,迅速、隐蔽地占领冲击出发阵地。

越军未能实现战役企图,解放军炮兵火力太强大,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撤退(图3)

发起进攻时,先不进行火力准备,或者以持续炮击掩护转入火力准备,由特工率先对我阵地实施偷袭,企图一举抢占我前沿核心阵地,尔后再投入步兵发展进攻。如果偷袭失败或者企图暴露,就呼唤炮兵火力实施短促猛烈的急袭,迅速转为强攻。如进攻那拉方向的316师174团,在198特工团2营两个连的协同下,用半个小时的时间达成了突破,于5时40分占领我150号、169号高地,7时占领我142号高地表面阵地。

越军在第一波攻击时,均力图以偷袭方式获得成功,只有在偷袭不成或者企图暴露的情况下才实施强攻。7.12作战证明,越军这种过于迷信偷袭的心理是错误的,实施全线偷袭是不现实的。在偷袭不成的时候转入强攻,调整战斗队形困难,组织协同更加困难,所以进攻难以奏效。越军四个方向的进攻,除了174团靠偷袭取得一点进展之外(夺取我军三个警戒阵地之后,受阻于我强大火力,再也不能前进一步)其余三个方向均不能达成突破。

越军未能实现战役企图,解放军炮兵火力太强大,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撤退(图4)

三、解放军炮兵火力太强大,难以取得进展,只能下令撤退

黎威密表示,当时天已经快亮了,我们一开火,他们就全部开炮,27个炮兵团,还有4、5个师炮兵群向我们开炮,还有火箭炮,因此我们无法前进。早上4点开火,打到下午4点,那时已经无法再前进夺回1509(即老山主峰)了,于是对黎玉贤说,我们无法夺回了,计划有可能流产,建议您下令撤军。他再向上级报告,上级也说那也只能如此了。所以4点半,我下令撤军。

黎威密承认,越军这次大规模反扑失败的根本原因,是解放军的炮兵火力太过强大,部队在猛烈火力打击下无法前进,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撤退,但是他严重夸大了解放军炮兵的实力。7月12日作战,解放军参战的师属以上大口径炮兵为16个营加2个连,共计216门火炮(492管)大口径火炮和团营属火炮一起,组成了多层次大纵深的绵密火网。根据火炮性能,对越军必经的道路、桥梁、岔路口、隘路和可能展开兵力火器的地段计划了火力,在那拉方向由远至近设置了四道拦阻线。

越军未能实现战役企图,解放军炮兵火力太强大,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撤退(图5)

战斗过程中,师炮群和团炮群从远到近,团营属炮兵由近及远,实施相向交叉射击。各种口径的炮弹像下冰雹一样倾泻到地面上,在剧烈所产生的破片和冲击波面前,徒步进攻,毫无掩体藏身的越军上天无路入地无门,只能是坐以待毙。山崩海啸的绝对炮火优势,不仅予以了暴露于野外的越军步兵毁灭性的打击,而且在精神上完全打垮了他们。

越军未能实现战役企图,解放军炮兵火力太强大,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撤退(图6)

据统计,炮火消灭的越军数量占歼敌总数的六成以上。大多数越军士兵还来不及和我军步兵发生近距离战斗,就被炮火毙伤或者打散。从当天3时到19时,我军炮兵共消耗各种口径炮弹1261吨,用猛烈炙热的火海吞噬了越军的人海,打得他们尸横遍野,为支援步兵坚守阵地发挥了决定性作用。

延伸 · 推荐

在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中,解放军大炮兵,消灭越军36000余人

在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中,解放军参战炮兵力量共10万人、9000多门火炮,成为26年中动用炮兵最多的一次战争。这次作战之所以能够取得胜利,炮兵起到了决定性作用,以及时、猛烈、准确的火力支援步兵不断...

炮兵侦察兵,出生入死获取准确情报

在1984年4月至1989年10月的中越老山轮战中,解放军出动各军区、各集团军所属多兵种部队36万人,越军出动多个大军区、省军区所属部队15万余人,双方各展本领,激烈较量,打出了亚热带山岳丛林长期阵地...

网友评论

提交评论

网站申明: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,与文章无关。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。